理心心理北京理心心理咨询中心

预约电话:010-84997416  186 1048 9186微信公众号:lxxlzx01(理心心理)

嘲讽别人还是嘲讽自己?

上周,我和一位女士小酌了一番,她刚刚获得所处行业内举足轻重的一份工作。几杯葡萄柚内格罗尼酒下肚后,她告诉我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得到提拔,她甚至无法确定自己是否想要这份工作。

我回答她,我和她差不多,也在跌跌撞撞地混着,不过想继续平安混下去是越来越难了。

当度过一个一块儿自嘲的愉快夜晚回到家时,我的小儿子告诉我,我刚刚错过了他学校的一场活动。他还告诉我,我的一位律师朋友与她的孩子一起去了。这位朋友的孩子和我的小儿子同班,在错过孩子学校活动方面,我的这位律师朋友也是有过“前科”的。

我立刻向她发了条短信:“2013年最烂父母奖得主是……我。”

她回复说:“这奖你得不了多久。一周,或者两周,它将再度属于我。”

我们出什么问题了?我们三个都是成年女性,在工作和家庭方面大体都应对自如。然而我们却坚持在一场无休止的自嘲游戏中夸大我们的失败。

女性之所以这样做,是把它当作自我贬低的一种方式。我们用言语诋毁自己,这么做会令我们放低姿态。女性即使在事业上成功获得提升,也会一直自损,忍不住大谈特谈自己多么没救了。

一项对英国大公司董事会女性的研究表明,她们自嘲的几率是男性同事的四倍,结果就是她们被视为弱者。

不过就此得出结论,认为自嘲十分糟糕,必须杜绝,则是大错特错。其实,问题在于如何正确运用自嘲。

几年前,美国新墨西哥大学(University of New Mexico)的学者们撰写了一篇论文,它有个十分有趣的标题——《嘲讽自己还是嘲讽对手》(Dissing Oneself Versus Dissing Rivals)。这篇论文证明,对女士来说,讲自嘲笑话的男士具有难以抵挡的魅力——不过前提是他们本来就是佼佼者。

当一位地位低下的男士嘲讽自己时,只会让女性敬而远之。如果他取笑自己一无是处,那么女士们会真的因此断定他确实是废物一个。

尽管这项研究是针对两性关系做出的,但其研究结论对董事会也适用,或者说对整个职场都适用。这个结论其实对男性和女性同样适用,不过在这方面英国人具有优势,因为他们天生就具有自我调侃的天赋。

对于自嘲者来说,只要他的地位和优秀无可置疑,他就可以把自嘲当作最有力的武器之一。

自嘲会令他人放下戒心,令他们忘记你令人害怕的权势,并吸引他们喜欢你。比如,我唯一曾真心崇拜过的老板就喜欢不停地自嘲。

在女性朋友之间,自嘲就像一种互不竞争条约。实际上,我一点也没认为我是英国最糟糕的父母:如果我是,我会对此保持沉默。然而当我告诉我的律师朋友我是最糟糕的父母时,我实际上是在说:我对你没有危险,咱们再走近些吧。

自嘲越是荒诞不经,效果就越好。请想想以下几位当代自嘲大师:托尼·布莱尔(Tony Blair)、鲍里斯·约翰逊(Boris Johnson)以及坎特伯里大主教(Archbishop of Canterbury)贾斯汀·韦尔比(Justin Welby)。

当我最近采访韦尔比的时候,他对我说,与他的前任相比,他毫无希望,他很无趣,没有那种令人敬畏的神圣感,头脑也只是二流,重大演讲之前总会感到害怕。从某个角度来说,这些全是胡话。不过,这些话确实俘虏了我。

只在一种情况下自嘲才是危险的,那就是你的谈话对象有任何可能同意你的时候。

我是从我母亲那里学到这一点的。尽管她始终没能教会我如何烹饪,她却警告我永远都不要调侃自己刚放到饭桌上的食物。

“哦,天哪!这份意大利面稀烂得令人恶心!”这样的话只会让客人注意到这份意大利面如何煮过了头,而不说这话他们没准还没注意到这一点。更糟糕的是,听了这话之后,他们还不得不客气地说:“哪里!好吃极了。”

这种需要别人反驳的自嘲从来不会让人愉快。归根结底,它是告诉别人你需要安慰,这会让人觉得讨厌。

这样就可以看出,董事会中那些自嘲的女士们问题都出在什么地方。问题在于,董事会中的男士还不能肯定,她们的工作成果不是董事会版的“稀烂的意大利面”。

只有在所有人都确信一位女士的能力毋庸置疑的情况下,这位女士才可以开始跟每个人说自己毫无用处。

来源:FT中文网,译者/简易,作者/露西·凯拉韦

返回顶部
如果你有心理咨询或者心理培训相关的问题,请通过微信给我们留言:)理心心理微信二维码